快快追书网 > 恐怖小说 > 异常生物调查局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出发
    我带着人往楼下走的时候,吴笑阳一直都敢说话,低着头走在我们后面,直到上车才像是鼓起勇气:“陈哥,对不起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我们有没吃亏,有什么好道歉的?”

    陈三金大大咧咧的道:“就说是,谁家还没有个恶心人的亲戚?也就是你家这样亲戚多了点。”

    吴笑阳被陈三金一句话说的满脸通红,这个家伙真特么会安慰人!

    我赶紧岔开了话题道:“笑阳,如果我们不跟着你大伯他们走,你能不能找到吴家老宅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!”吴笑阳摇头道:“我以前听爸爸说,吴家为了在乱世中求生,举族迁移到了深山里,在那里建立了吴家寨。据说,吴家寨的位置易守难攻,很多人都打过吴家寨的主意,但都无功而返。吴家才得以繁衍。直到解放后,吴家寨才从山上搬了下来,吴家寨也就此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家寨就是吴家老宅。据说那个地方连车都不通,只能步行上去。除了吴家长子,有时候要回去祭祖之外,没人去过吴家寨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不由得问道:“你不是说,吴家的祖坟炸了。里面的人全都跑回来了么?你们既然都没去过吴家寨,谁通知你们吴家祖坟的事情?”

    吴笑阳道:“炸开的,是另外一片祖坟。吴家搬迁之后,曾经另立过祖坟。那些祖坟就在城郊,我家每年祭祖都去那边。据说,炸开的是那边的祖坟。具体什么情况我没见过,那几位伯伯应该是见过。”

    有人觉得祖坟就是祖坟,没有什么分开来祭祖的说法。其实,这种想法是错的。

    一个家族总得开枝散叶,这就存在着分家另过的可能,分家之后,有人觉得故土难离,也有人离开出外谋生。一个家族就有可能分散四方,渐渐的就可能会另在当地立祖坟。这就是殡葬中说讲的另立一祖宗。当年从吴家寨下来的,未必只有吴笑阳他们一枝子弟,他们另行立祖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在东北这边也有不让女孩祭祖的规矩,在那些人观念里面,儿媳妇是自己家人,女儿早晚是别人家的人,别人家人烧纸,自己收不着。肯定要儿孙来祭祖才行。

    吴笑阳等于对吴家的事情一无所知,这个可有点不好办了啊!

    小钱儿问道:“笑阳,吴家出事,是你自己亲身经历的,还是有人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亲身经历过!”吴笑阳说道:“那天晚上我下了夜班回来,走到胡同口的时候,忽然觉得一阵害怕,我以前走胡同从来没害怕过。可是那天我真的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我家的时候,也看到了吧?我家胡同两边都是墙。平时我从那里走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,可是那天我刚到胡同口就觉得害怕。那天,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胡同口那里特别黑,就算是有灯光,我也觉得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低着头快步往家里走,可我总觉得有人在墙上上面看着我,我走一步,他就跟一步。一直都追着我不放,我甚至能听见墙上稀碎的脚步声。我好几次想回头却怎么都不敢往墙上看,我走着走着就忍不住往前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跑出去多远,就看见前面多出来一双脚。那人好像是在往我这个方向走,我差点就撞到了他身上。我赶紧停下来,想说对不起。谁知道那个人先说话了,他说:你慌什么啊!你要是再跑就跑过家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还在想,他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。下意识的抬头一看,对面是个老头。那个老头,我总觉得在哪儿见过,他的声音,我也熟悉。就好像是在哪儿听过?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,那个老头还一直对着我笑。他笑得本来挺和蔼,可我越看就越觉得诡异,总觉他那笑容里面,好像有什么说不明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!那个老头帮我推开了家门。还跟我说:以前你自己回家的时候,我也在街口等你,还给你开门。仔细算算我得有二十年没接过你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脑袋里面顿时轰的一声,那个老头是我爷爷。她以前接我的时候,我才六七岁大。二十多年没看见他,我真一下子想不起来他是谁了?我当时,脑袋里面轰的一声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动都不会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还站在门口跟我说:你家这段路不怎么太平啊!有些墙,不是那么干净。有种东西叫墙头煞。就是蹲在墙上的死人啊!你在墙下走,他在墙上跟着你。你要是往墙上看,他就跳下来扑你身上了。你以后走夜路可千万小心啊!”

    “我爷说着话,就走进了门里。 我吓得好半天都没敢进门,我爷就在屋里,我哪儿敢进去啊!可我不进去,就总觉得背后墙上有人看着我,就像我爷说的那样。在等着我转身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跑进了家里。家里有爸爸在,爸爸虽然不能动,但是有他在,我就觉得安心。我跑进家门看见爸爸还躺在床上,赶紧关上了门窗,拉上了窗帘。把房门锁的死死的,这时候我才觉得安全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爷究竟去了什么地方。可我总觉得他就在屋里,藏在我看不见的地方。我守着我爸爸坐了一夜,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睡着。后来还是我老板给我打电话,我才醒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上班的时候,怎么都静不下心来。一直都在想我爷爷的事情,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,就给孝慧打了个电话。孝慧是我的堂姐,也是我在吴家能说得上话的人。我跟她说,我看着我爷爷了。我以为孝慧不会相信,没想到她竟然吓哭了,她跟我说他也看见了。家里很多人都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才知道,我不是第一个看见我爷爷的人。整个吴家早在一个多月之前,就陆陆续续的看见我爷爷在出没。他找到了家里的每一个人。跟每个人都说了话。还有就是,每个人在看见我爷爷之前,好像都经历了什么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孝慧告诉我,吴家在到处找高手求援,希望能有人上门帮忙解决吴家的问题。我……我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人。”

    吴笑阳的眼圈红了,吴家人在拼死要保命的时候,却忘记了他们还有一个亲人,甚至没有人去提醒她,她可能会遇上危险。

    叶流光搂住了吴笑阳的肩膀轻轻安慰着对方时,小钱儿忽然问道:“你的事情,流光是怎么知道的?你告诉她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吴笑阳点头道:“我实在的太害怕了,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?那天流光找我聊天,我就把事情跟她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了叶流光,后者说道:“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我那天看见笑阳眉头郁气凝结,就问她是怎么回事儿,她一开始不肯说。后来被我一再追问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这样!”我顺口答应了一声,也没想太多,一直开着车跟在吴家车队的后面往前赶。

    吴笑阳确实有一种带着阳光般的感染力,很快就跟叶玄他们打成了一片。我看的出来,叶玄,陈三金都挺喜欢吴笑阳。小钱儿却一直没怎么说话,这个好像不是小钱儿的风格啊!

    小钱儿那个人最喜欢交朋友,遇上谈得来的朋友更是无话不说,可她怎么跟吴笑阳没有话说呢?

    同性相斥?也对,小钱儿跟桃小妖,心颜他们关系都很好。

    因为叶玄?我看差不多,叶玄跟吴笑阳之间的屁话好像太多了点,叶流光还一个劲儿的说吴笑阳怎么怎么好?这不明显是,打算把吴笑阳弄过来当嫂子么?

    叶流光还说:叶玄整天在外面东奔西跑,总得有人照顾家,吴笑阳其实挺合适。

    吴笑阳确实适合做老婆,但是她可未必适合叶玄。叶玄那货,得有个向我奶那样一言不合就能拎刀剁人,回家还能拿刀剁菜的女人看着。小钱儿倒是挺合适的。

    我一边在肚子里暗笑,一边跟着前面的车走。大概走出去三四个小时,前面的车队靠边停了下来,说是要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停下休息一下倒也无可厚非,无论是谁坐了几个小时,都得起来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我下车之后点了一根烟刚刚抽上一口,就被小钱儿给拽到了一边儿,被小钱儿拽过来的还有叶玄。

    小钱儿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觉不觉得吴笑阳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觉得啊?”我知道小钱儿不会无的放矢:“你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目前,还没发现什么。但是,我总觉得吴笑阳身上有问题,这是一种直觉。”小钱儿低声道:“这种感觉其实就跟我去买彩票一个道理,就是认定的了那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我刚刚一皱眉头,叶玄就大咧咧的说道:“能有啥问题,人家妹子都那么可怜了,你别总是疑神疑鬼的好不好?”